您的位置: 首页 > 蓝评人文

别了!华为!

文章作者:北京蓝评律师事务所行政部 2017-11-29 14:37:55

500013132_wx.jpg

作者:末末

来源:末末书屋(ID:momoshuwu_2015)


年前的十月,我离开了华为,不咸不淡。这个十月,和我一同入职的先生也离开了,心里的五味杂陈却异常凶猛的翻涌起来。


过去的一年里,我还是称华为我们公司,因为我还是华为家属,生活里依然弥漫着熟悉的华为味道,还有机会在上研所美丽的园区溜达。可是从此以后,就真的和这里没有关系了,真真的告别了。于是提起笔,整理此刻的情绪和之前在华为的种种,留作纪念。


一、毕业了


每个华为人都有过这样的感受:当身边有人离开的时候,就会不由得问自己,什么时候是我呢?是的,华为于我们而言,只是另一所大学,每年大批的小鲜肉投身而来,淬炼成精或自废武功之后又回归社会,我们称之为“毕业了”。我的学制八年半,研发系里几次调动,综合成绩B+,中规中矩的老实学生。


当主管问及离开原因的时候,我说,因为内心不平静。这是实话。白岩松说,不平静,就不会有幸福。我确实正在经历幸福感知迟钝。因为内心不平静,人在工作心在漫游,感觉在飘着,没有根基没有营养没有热情,只剩下麻木和日复一日的机械劳作。


为什么会不平静?


  • 外因1:好奇害死猫。


从学校出来,就一头扎进华为的深渊,这么多年也不曾抬头看路。在华为这所大学里,基层小兵就像螺丝钉一样,严格的流程下,耕作自己的一亩三分田,不敢懈怠。


而公司也像贴身保姆一样,提供了一整套的服务:食堂、便利店、健身房、机票、宿舍、协议酒店、不定期的文体活动、相亲、内部租房......


于是从象牙塔里出来的孩子们,又换了象牙塔继续生活,这次还有酬劳。自从华为的自有酒庄莫赛尔出来后,探亲访友都改红酒了,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
正是这些看似的好和方便,造就了一批有着特殊标签的“华为人”。大家一面享受着公司为提高工作效率而敞开的便捷,一面憧憬着外面的花花世界。对于已经看透的人来说,Hi,这一切就够了,干嘛自己浪费精力去折腾呢。可是——


每个人都是一条欲望之河,深浅不一而已,不经历一遭,定欲壑难平。而华为,其特殊之处恰恰在于,单纯和封闭。当然,加上占据一个人绝大多数醒着的时间,让这一体验丰富生活的环节缺失了。


于是,这只听到一星半点外边故事的猫,终于忍不住一跃而出,管它外面是什么。


  • 外因2:狼和小羊的天然冲突。


华为的狼性众所周知。曾经有那么一年,还在我鸡血未凉的时候,做了个小主管,试图把自己改造成狼,以获取晋级擢升的通行证。发现自己狠不下来之后,就买来各种经典的管理书籍,企图成为一只按照文明社会规则行事的优雅的狼。无奈难行其道。一阵撕扯之后,继续做回小羊。


狼群里有一个著名的法则:“忍、狠、滚”。初入狼群,根基不稳,只能忍着。然后有两种选择,要么把自己训成更凶残的狼,这不光是对手下狠,对合作链的各个环节狠,更要对自己狠;要么滚蛋。三观不同,忍自难耐。那就滚吧。


小羊打心里还是更喜欢温润如玉,想春赏百花秋望月,一抔红泥悦身心。


  • 内因1:温饱思淫欲。


有一次,在菲律宾和客户吃饭,对方一小伙让我教他说汉语。我问:“你都会说什么汉语啊”?“温饱思淫欲”,他教的,手指着对面正一脸坏笑的Jeff。“什么意思你知道吗”?“就是吃饱穿暖了开始想不该想的事”。正解!


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。可是吃饱穿暖了不想入非非还能干点啥呢。


这两年我最常琢磨的事:按照当前的节奏下去,再过十年,我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?放眼身边年长的同事,无休止的加班,时间不能自主支配;脾气暴躁,纠结在无数细碎的事件里;茶余饭后抱怨公司的种种,然后继续隐忍做事。


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自己。如果说一时的隐忍能换来以后的升华,或许还能坚持,但是我看不到。


当这个念头一闪,我就不能淡定了:这就是传说中一眼望穿的生活啊,任由残留的好年华继续原地打转?


  • 内因2:所谓身心不一。


身边一直也不乏这样的同事:你跟他谈新技术,他眼里就发光。他工作起来,就像燃烧着的火球,熠熠生辉。让人好生羡慕。这就是所谓的干着自己所爱的事了吧,燃料自备,根本不需要外面煽风点火。


可我不是,我越来越清楚自己的天赋不在这里。从骨子里说,我首先不热爱科学,更向往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现南山”的农耕生活。


台湾作家小野的一篇“就算选错,人生也不会毁了”的文章火遍朋友圈,大概是因为大家都经历过那样的一种意识的变化。人生旅途的种种岔路选择,从了心,最终都会殊途同归。唯有经历和内化才能和自己归一,也唯有内外归一,内心才能平静。


所以,我想停下来,去寻找那件能让我满血复活并一路发光的事。


那么,再见了,华为!最美的年华相遇,亦不曾辜负。从此开启后青春时代的新生活,遇见幸福,遇见更好的自己!


二、那些挺尸而过的鸡血岁月


多年前,一次七天长假过后,我问组里的同事,放假干嘛了。“挺尸七日”,守友说。何谓“挺尸”?就是每天都躺在床上,醒着就打游戏看电影,困了就睡觉,饿得不行了叫个外卖。


挺尸,够形象!虽说夸张了点,却是刚毕业的单身华为男的真实生活。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?26岁的青春年华,手里还有点小钱!


  • 1、两遭


我试图把记忆拉回到2006年,那是四月初,北方春寒料峭。第一次乘飞机,前往深圳总部参加大队培训,就是外界说的洗脑。南国的湿气和热气一起涌来,青翠的草木,湛蓝的天空,那么温暖那么美。华为坂田基地,好阔。俨然非洲大陆华丽分割出的欧式庄园。我的小心脏是一阵乱颤。


早上五点起床,穿着短裤短袖跟着高大帅气的教官跑圈,强度挑战我的极限,反正每天都有人晕倒。然后火速在最近的食堂早饭。再一路狂奔回百草园宿舍冲澡换正装。临近八点,高跟鞋西服裙叮当蹁跹在华为大学培训中心的路上,春风无力杨柳纤,从此粉黛无颜色。上课内容无非是企业文化、信息安全、军训。大家的状态呢,打打瞌睡,悄悄议论下哪个班的教官更帅。这些传说中的国旗班退役士兵,可都颜值爆表。


说好的亮点呢?


每天第一节课前,教官点名,叫到名字的必须立马起立,用丹田之气发出最浑厚有力的“到”。


紧锣密鼓热血澎湃的两周,以一场辩论赛和一场华丽的文艺汇演结束。辩论赛的主题依旧,正方:“干一行爱一行”,反方:“爱一行干一行”。那当然是我所在的正方赢了,公司的文化导向。重点是,我们每天晚上排练改稿到十二点以后,那个缺觉,缺觉啊!可是我后来发现,我们辩论队的其他队员居然还参加了文艺汇演,午夜继续赶场。还没进入工作状态,已经剑拔弩张。


回到上研所,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实习。


导师为我制定了一份三个月的学习计划,Excel表格详细列着每周的学习重点,要有输出。于是,每周一就着主题,从前辈那里收集资料,周一到周四边看边总结,周五写学习笔记。接下来的一周会安排一晚给同事分享,当然,主要是前辈提问,说白了就是检验学习效果。那三个月里,毫无疑问,我是打足了鸡血,所有材料精读总结,学习笔记详尽规范。实习期结束,转正答辩成绩A,加了500元工资,评为优秀新员工。实习之初说的百分之五淘汰率呢?大概也是人家自己拍拍屁股走了。


经过以上两遭,留下来的可都根正苗红:接受华为文化、吃苦耐劳,继续在这个大熔炉里修炼,不出两年活脱脱一个“华为人”。


初入职场,干货分享:


一、谦卑,空杯。不管在学校怎样叱咤风云,初入职场,不熟悉游戏规则,不熟悉业务的情况下,多听多问少说。


二、工作无小事。越是简单的工作越要用心做好,这是取得信任的垫脚石。


三、建立关系网。把自己工作相关的自下而上的链条打通,且先施人与方便。


三、看上去很美



华为今年初大规模投放的“烂脚”广告,

我们的人生,痛,并快乐着。


你蜻蜓点水的一瞥,看上去很美。我身居其中,看到了什么?


作为体力好的中流砥柱,频繁被异地研发,少则三个月,多则一年。是和妻儿分离的深深的孤独感,以及无力改变跌入深渊的自责。“再不放我回去老婆就要离婚了”也不能成为筹码,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螺丝钉;


担任模块负责人,每每攻关到深夜毫无头绪的无助感,以及担心来日无法交差的焦虑。没有哪个项目是按部就班完成的,抢占先机靠的就是血肉长城;


成为项目经理,向上,应对领导们的一句句“我只要结果”、“不要告诉我理由”。向下,厮杀在各个领域,撞开部门墙,搅动僵化的流程,这是时时处处推动扯皮的支离破碎感。每经历一个项目就是一次皮开肉绽后的重生;


所谓的办公位,一张大长桌十几个人,是肩并肩眼对眼而坐的尴尬和嘈杂;


月末周六的例行加班延伸到每周六跑来公司,永远亏欠家人一个陪伴和假期;


婚假拖到快过期的日子才敢开口提出,只为了给伴侣一个交代;


心不甘情不愿的签下“奋斗者协议”,声称自愿放弃带薪年假和加班费时的屈辱。


没有社交没有朋友没有内心丰盈,遗立于世的惶惑不安......


十六万人,十六万个不容易的故事。有爱有恨,有荣耀有失落,有成长蜕变有麻木自弃。


而我,也由于部门业务的拆分,开始了差不多一年的深圳生活。那是蜜月的最后一天,我在丽江,接到领导电话:直接主管调离,由我顶上。在官本位思想盛行的中国,已然是好事。于是假期一结束就奔向深圳。短短一年,经历了三任主管,业务混乱,状况层出不穷。


然后有一天,在上班的途中,边骑自行车边想几件急需解决的棘手的事情,在进入地下车库全是细棱角的大坡时居然没有下车,而想起刹车时发现刹车坏了。然后我就飞了出去,脸朝地降落,顿时血腥四溅。我有点手足无措的站在地库入口,保安跑过来,塞给我一大团卫生纸,然后帮我叫了出租车。自己打车去了医院,车上短信请假交代工作。清洗缝针拍片,我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面目:左半边脸几乎全是伤,缝了六针。有一处掉了块肉,没法缝,医生说让它自己长吧,留疤在所难免。再检查其他地方,手掌、胳膊、腿、肩部也有多处创伤,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
后来一位我十分敬重的专家讲起,他曾经有一天早上,家中有事耽误了一会,为了赶上自己主持的重要会议,车子骑得飞快,然后在转弯的时候飞了,髋骨碎了。神奇的是,在家休养一年后回来,发现原来他认为极其重要的事情还是在他手里,毫无进展。看来,我们都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了。


多么痛的领悟!


再回到题图的“烂脚”,右脚看上去很美,是柔软华贵的鞋子和优美修长的脚踝,而舞者看到的却是左脚,一对变了形的支撑物。就像朋友离开体制内去大理写作经营客栈,你看到的是洱海的湖波和惬意的午后读书时光,而朋友眼里却是主妇般的琐碎劳作和生活脱离主航道的不安。


任老板说:“我们除了比别人少喝咖啡,多干点儿活,其实我们不比别人有什么长处。就是因为我们起步太晚,我们成长的年限太短,积累的东西太少,我们得比别人多吃苦一点,所以我们这有一只是芭蕾脚,一只很烂的脚,我觉得就是华为的人,痛并快乐着,华为就是那么一只烂脚”。


任何一件超越平凡的事情背后,都是超乎寻常的付出。乔布斯的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”,不仅自虐也虐人。富士康无比精准高效的产线,生产着奢侈电子产品的同时,也扼杀着工业时代一个个年轻孩子生命的光芒。


独挡一面、渐成中流砥柱,干货分享:


一、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当筹码,除非人命关天,否则“必须、马上”是不成立的;


二、察人用人,让团队里的每个人发挥特有的价值,“扬长避短”为上策;


三、做自己长期的职业规划,不适合就转身,机会成本还不算高。


四、女汉子是怎样炼成的


一整天的忙碌,会议、电话、问题确认、方案分析.....感觉大脑就像一个立体的交通枢纽,各种交通工具飞驰而过,危险重重又不容喘息懈怠。


突然抬起头,下意识的扫了眼时间,下午五点整。看着办公室里处处忙碌着的同事们,就像刚从一场耗费体力的梦中醒来,有点不真实。


一个女同事吸引了我的目光:她正在和一群高大的男同事讨论问题,个个言辞激烈,瘦瘦小小的她站在中间,极力维持场面。总是这样的,每天的我也是在这样一个男性军团里奋战。我认真注视她的脸,这是一张枯黄的脸,没有血色,缺乏水分,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,枯叶。


是的,就像无数个加完班的夜晚,我在镜子里近距离看到的自己的脸一样。


目力所及,也活动着其它女同事的身影,我行着注目礼一一扫过。一位新晋级的妈妈,正急匆匆的从水房拿了吸奶器奔进旁边的小黑屋,一个从外研所派过来的新婚燕尔的女孩,灌了一保温杯的白开水离开了。一样心事重重的眼睛,少有神采,是谁说的,就好像蒙着一层灰。哎呦,刚刚应届入职的小龙女走过,气场非凡。稚气未脱的脸上洋溢着光彩,眼里多少有点诚惶诚恐,但还是冒着光。我不禁莞尔,就像看到多年前那个鲜活的自己。


记得刚入职的一天,在办公位接到一个电话,我一应声,人家就问我是不是秘书。“不是的,你为什么这么说呢”?“这个部门除了秘书都是男的呀”。我才知道,一百多人的部门,从我们那年开始,招了三个女的。此后,一批批高学历的理工女,幼时父亲怀里温柔的小情人,求学路上的学霸,前赴后继,投身到这狼性十足的雄性军团。


撇去女性特质,收敛起美丽的羽翼,隐匿感性的一面,和男人一起撸起袖子扛仪器、独自海外现场调试、通宵攻关......从一个角度看,这是另一种美,我曾经深深向往的美,经济独立,和男人同工同酬,工作带娃两不误,社会戏称的女汉子。先生说这可是千百年来女人们自己争取的;从另一个角度看,就像今天我从梦魇中跳出来当一个旁观者,看到的是一支支花期错失阳光雨露而过早枯萎的花。


如果说高压工作的磨砺,给了女人一件硬朗的外壳,伪装成汉子,那么妈妈这个身份,使女汉子既成事实。研究生毕业工作个五六年,已过而立,该生孩子了。别人说一孕傻三年,我们是一孕毁三年。没时间让你傻,孕期该干啥干啥,哺乳期那是战斗着的生活。华为规定,女性自怀孕之日起三年内不配股。从此,女汉子的职业生涯急转直下。


职场妈妈,干货分享:


一、能享受到的假期,该请就请,不同阶段,收获不同;


二、如果还准备在职场打拼,孩子的吃喝拉撒能外包的就外包,有限的时间和孩子进行高效的陪伴和精神沟通;


三、不是你对家庭付出的越多就越好,你的快乐明媚更重要。你就是家庭的气场,先照管好自己的身心。


五、你纵虐我千百遍,我亦待你如初恋


华为心声社区上有个帖子:一句话说说你对华为的感受,排名第一的是:“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”(欢迎加入电话会议)。众望所归吧!一天24小时内,不管何时何地,只要手机开机,都有听到这个美妙声音的可能,是女士甜美又职业的声音,邀您参加不知何故的各种电话会议。


某周六,晚上11:50分,伺候了一天孩子的我,刚收拾完,把自己摆到床上,手机响了(忘记静音了,罪过罪过),一看号码8100,立马接通。里面响起了悦耳的“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”,接着是一群男声的争吵。版本经理:“你还记得×××吗”?“不记得了,要查文档”。“那你现在能到公司来一趟吗”?被扰了睡眠的女儿此时正在旁边撕心裂肺的哭喊。“我......”沉默了一下:“这个数据我之前邮件发给过大家了,谁在公司查看一下就可以了”。“还有谁清楚”?......沉默,实在不想拉别人下水。“这个问题今晚必须解决”。“×××”。然后,电话里传来了呼叫别人的声音,“×××,你现在马上到公司来一趟......”“嗯,现在吗?......好吧”。我挂上电话,继续安慰身边哭啼不止的女儿,心有不安。


华为的男人已经沦为牲口,女汉子侥幸为人,窃喜吧。


某周六的下午,我正独自开车载着孩子在拥挤的二环,手机响了,没接。以我开车的水平,不到红灯停车是万不敢接的。过了一会又响了,没接。第三次、第四次响起。天哪,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啊!也不顾安危了,拿起手机,8100,接通以后“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”。一个男低音响起:“我在写×××特性文档,有个地方想跟你讨论下”。“着急吗?不急的话请发个邮件,我周一处理,这会开车不方便,或者到家了我给你打过去”。“就简单问一句......巴拉巴拉”。“你这个问题我两句话说不清楚,抱歉,回去打给你”。挂电话,还是性命要紧啊。


华为逻辑:我加班的时候,你也在加班吧,不然也得候着!


此般相虐之下,说实话,能在公司待个七、八年的,那必须是真爱。不管怎样的千疮百孔,依然不离不弃。即使最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,也是满怀不舍。更何况,于职场而言,华为还真是我的初恋,虽然并非一见钟情,但我是个没啥追求的人,一旦被相中了,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了,这一恋就是八年。忽而转身,已是貌合神离,渐行渐远。


此篇翻过,再无后文。这个机会我就扎扎实实总结一下:你为何如此成功,又是如何情非所愿的将我抛弃?


第一,老板神一样存在的感召力八年多的基层老兵,就连远距离瞻仰老板容颜的机会也没有过,但是老人家的那张脸却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,如神明一般。记得大队培训的时候,观看老板的讲话视频,活生生一部英雄举重若轻的史诗。然后每人发了一本老板的文集,“华为的冬天”、“我的父亲母亲”等等,笔力洗练简洁又不乏侠骨柔肠,有力道有内涵,让我这个文青崇拜不已。之后每逢岁末或是变革,老板定会书文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只要看到老板的文字,就能感受到华为热气腾腾的心跳,华为生命力正旺,老人家眼力正毒,华为大船航道很正。心里满满的安全感。


第二,执行力。上面的两件小事可管中窥豹。多年以来自上而下一脉相承,带着军队的色彩。比如项目变动,大领导会立刻电话给分管的领导,分管的领导再找到责任主管,然后一层层传递到具体的执行人员,往往就是半个小时的事。于是,周末接到主管电话,交代下周一急需处理的事情很常见。我们响应快、效率高,对外深得客户喜欢;但也经常虚惊一场,对内给人的感觉是,领导们闻风而动,甚至草木皆兵。而这种执行力到了基层,往往还要用过头。自称炮灰的基层员工似乎成了成全领导业绩或者产品成功的机器,被用到没有尊严。“忍狠滚”法则顺势而生,基层员工一面隐忍,一面在有机会走上管理层后,更用力的效仿“狠”术,这简直就是职业通道晋升的不二法宝。简单粗暴成风。


第三,团体作战。这是一幅群狼共舞的画卷,势如破竹。常规项目,自运作之日起组成联合舰队,封闭起来头脑风暴,协作开发,头狼拥有绝对的领导权。遇上突发或重量级项目,人力和资源分分钟到位,豪华顶配。接下来就是不眠不休的混战。于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神话,对于这个时刻都处于一级战备状态的狼群来说,毫不意外。去年,三星中国撤掉一些研发中心,被裁人员说到以后的出路时笑称:“归顺大华为”。


第四,流程。保证了运作的稳定性,产品的可靠性,缺谁都可以,每个环节的人在上层看来就是流水线上的螺丝钉。这是工业文明发展的必经之路,而我们的文化,却还蒙昧在官本位,管人比做技术有钱途,基层研发人员囿于一隅,却不能沉淀下来深耕,躁动又压抑着。自称研发狗,把公司称为脑力劳动密集型的大菊厂。我“司”改我“厂”,一把辛酸泪。


第五,物质刺激。对付屌丝有奇效。我们多数人来自农村或者小城市,曾经埋头苦读,现在吃苦耐劳,物质上缺乏安全感。就智力见解来讲,我们来自985和211,以西交大、西工大、西电、成电、哈工大居多。也就是说,我们不是最拔尖的一茬,那一茬已经被北大清华收获,毕业后由麦肯锡、四大、微软谷歌等知名外企收割。我们是次高的一茬,卑微的认定了自己的宿命。华为给予的物质刺激,在我们初步建立经济基础阶段,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七到八年,跻身中产阶级,在一线城市站稳脚跟。傍着大船,闷在船舱,很多人就此不再扑闪,一门心思待下去。


第六、折腾。官方术语:艰苦奋斗。再形象点,就是长勺一直在华为的大锅里搅动,谁都别想安分。再或者说大老虎在狼群里追赶,谁都不敢停下喘息。在这里,你别妄想着找到一个又有钱又有闲的位置,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欢乐下去。舒服了会打瞌睡,会丧失斗志,所以稍有苗头就变革。不管是CEO轮值,地区部总裁平调,还是产品线合并重构,又及考评体系变革,无一不是为了人人不爽。为了保持新鲜血液,规避劳动法的十五年终身服役,员工满八年离职重新入职。薪酬体系,工作时间越长固定工资占总收入的比例越低,谁心里都清楚,除了工资,其他收入都是靠绩效获得的,好的绩效从哪里来呢?智力相差不大的时候,那就拼体力拼命吧。


记得工作的头四年,一到周日下午整个人就开始神经质,心跳加快,心神不安,因为宝贵的周末要结束了,接下来的工作就像巨石压在心头。


到后来的麻木,因为习惯而麻木,这比当初的神经质更可怕。我心里明白,麻木的时候就是爱已疲劳了。


八年多来,活得太用力。爱已淡,身已倦。


罗曼·罗兰说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”。大浪淘沙,向留下来的英雄们致以深深的敬意!


而我,就此别过。